超低排放或成今年3000万产能的压减方式

      在“十三五”出台之初,就已经将去产能列为重点工作的首位,其中针对钢铁去产能任务标定为:到2020年钢铁粗钢产能净减少1亿至1.5亿吨,而在2017年12月期间,十三五期间内已完成去产能超过1.15亿吨水平,已经完成十三五去产能任务的底值。在本届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的2018年再压减产能3000万吨的数量来看,很明确是要计划在2018年提前完成去产能标定任务的顶值1.5亿吨。

  虽然在2016-2017年期间,去产能节奏不断加快,任务指标完成情况也是全期超额,但在今年的去产能进度中,仍然并未放松。

  在去产能的方向中,总结来看,最为明显的就是防止已淘汰产能的死灰复燃和新进去产能任务的顺利进行。

  结合去年环保进程不断加快的同时也再持续推进去产能进程,在去产能中,环保措施仍然将成为重要的调控工具之一。

  超低排放预示环保仍将继续收紧

  随着政府工作会议中提出去产能同时要推进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的情况来看,2018年期间钢铁行业或将面临的几项重大的潜在考验。

  2017年下半年开始,“煤改气”一词是长期霸占行业头条,2018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和挥发性有机物”必然严卡这类排放标准,而今年“煤改气”是否会在供暖季结束后继续推进呢?似乎在目前消息面来看,短时间可能不会在触及这个版块,毕竟在“天然气”供需水平现状之下,强推“煤改气”或许是欠妥的,但政府工作会议中提出的超低排放的要求,依旧为这类政策留下了再推的余地。

  其次,去年进口煤市场也出现过一个影响颇深的事件,那就是“控制劣质煤进口”,而政府工作会议本次提出的超低排放改造,必然将对今年的原燃料市场形成深远的影响,煤、焦、矿三者的优质资源必然依旧处于需求优势方,而非主流和劣质原燃料将更加受到遏制,资源品类之间的供需不平衡将继续深化。

  再者,将涉及到环保设备的升级,更严的环保标准之下,钢铁行业或面临着新一轮的环保洗牌,这样的情形在2015-2016年期间已经上演过一次,而今年的3000万吨产能的压缩很大的任务额或由此而出,大型钢企一般对于环保要求的执行都是比较严格的,而本次的超低排放的标准,必然将从钢铁行业中再次挤出一批难于跟上环保步伐的企业和产能。(来源:金联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