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二甲醚市场前景黯淡 “洗牌”恐为时不远

 整个2016年,二甲醚产业看点并不是很多,主要因为虽然二甲醚被冠以“21世纪最具发展前景的清洁能源”,但自二甲醚被推崇以来,长久被用于与液化气的掺混使用,这在一定程度上使二甲醚在产业发展道路上走了弯路,从而导致十年黄金发展机遇白白浪费,沦落到最后,除了要看原料甲醇“脸色”外,还有顾忌液化气市场走势。

  开工率,整个2016年度,国内二甲醚装置开工率超过30%的月份仅有1月份和5月份,2016年初2月恰逢春节,终端节前补货工作进行火爆,卖方迎来全年中盈利的仅有几个月份,由于气醚价差较小,多数终端用户年内补货心态表现谨慎,除维持刚性补货需求外,并无投机性采购需求,所以卖方整体开工率较往年明显下降,年内一月份开工率为36%,为2016年年内最高。5月份前期部分停工装置陆续开工放量,但整体下游需求并未呈现出好转迹象,气醚价差缩窄,终端整体入市积极性明显不高,自此以后,二甲醚装置开工率逐月降低,截至年末,国内二甲醚装置开工率跌至两成水平。

  国家政策,7月初,中央对2016年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进行部署,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于本月末进驻河北、河南等地,包含唐山旭阳、濮阳龙宇、鹤壁宝马等部分企业纷纷临时停工,虽然市场投放量的缩减在短期内支撑价格稳中推高,但由于气醚价差已达终端用户心理底线,从而导致推涨工作仅仅维持数天便已显颓势,部分企业不堪销售压力再次出现走跌,二甲醚市场供需环境持续疲弱。进入11月,环保督察组再次进驻华北,河北文安凯跃化工、山东德州盛德源以及河南濮阳龙宇、漯河双隆、许昌首山焦化、鹤壁宝马以及邯郸裕泰等多家主力企业均依次停工,截至到现在河北凯跃、漯河双隆、首山焦化以及邯郸裕泰因成本问题再次停工,开工日期待定。其余开工企业也因成本问题限量生产。

  相关产品,随着MTO装置大批量的投产运营,国内二甲醚成本价格持续呈上行态势,二甲醚迫于成本积极追涨,但由于气醚价差持续缩小,多数终端用户对二甲醚渐生抵触心态,年末,随着二甲醚价格的持续走高,气醚价差一度出现倒挂局面,从而导致大量用户心生退意,个别用户也开始逐渐放弃使用二甲醚。

  此前盛传的液化气与二甲醚混合燃气标准已逐渐淡出人们视野,随着二甲醚市场供需环境的恶化,大量二甲醚企业不堪重负纷纷转让或转产,整个2016年度,对于二甲醚产业来说,是悲催的一年,但就今年形势来看,2017年或许形势更为严峻,二甲醚“洗牌”日期为时不远。